成都名校 · 我的名校

為什么中國父母都在拼命“雞娃”?我們還能回到過去的“散養”模式嗎?

2019-07-01 來源: 成都名校客戶端-成都名校網


說起現在中國家長的“雞娃”程度,那是世界聞名的,很多人認為是文化的影響,也有人認為是教育意識提升的結果。

而美國耶魯大學齊利博蒂教授和西北大學德普克教授研究發現,父母的養育風格,其實和社會經濟狀況有著密切的聯系,其中最重要的兩個影響因素是:收入不平等、教育回報。

本文來源:公眾號“常青藤爸爸“(ID: ivydad_ivydad)如果喜歡藍橡樹的文章,請記得要把我們“設為星標”哦!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一、

最近的朋友圈 ,除了被各種高考學霸的消息占據之外,還被兩則“雞娃”消息刷屏。

第一個是則小笑話:

問:4歲孩子英語單詞量1500個夠不夠?

答:在美國肯定是夠的,在中國(海淀)肯定是不夠的!

第二個是關于劍橋五級英語報名名額秒空,流量激增到網站癱瘓的消息:

看到這么“瘋狂”的“雞娃”消息,有不少人開始回顧自己小時候的經歷。

那時候父母忙著生計,孩子基本都處于放養狀態,一點兒都沒有現在家長的“雞娃風范”。即算是很重視教育的家庭,上中學前的孩子在周末也都是和朋友或同學一起玩,哪像現在的孩子們,不是在去補習班就是在去興趣班的路上。

有人就對此感到疑惑:為什么現在的家長這么雞娃?我們還能回到當年那種“散養”式育兒方式嗎?

很巧的是,耶魯大學教授法布里奇奧·齊利博蒂最近出版的新書《愛、金錢和孩子(Love, Money & Parenting)》,就從經濟學的視角分析了育兒方式轉變的原因,這個新奇的角度一下子就吸引了我。

收入差距越大,

父母越傾向于“雞娃”

社會貧富差距較小的瑞典、挪威等國家的父母,采用“放任型”養育風格的父母比例是最高的。

而貧富差距較大的中國、美國等國家的父母,則以“權威型”和“專制型”養育風格居多。

雖說“權威型”和“專制型”育兒,不完全等同于“雞娃”,但是“雞娃”的家長,一定都是“權威型”或“專制型”的,不可能是“放任型”的。所以,書中把“權威型”和“專制型”育兒風格統稱為“高強度育兒”,我認為是類似于中國家長們說的“雞娃”的概念。

這個從經濟學角度來說很好理解。

如果一個社會的貧富差距很小(比如北歐),父母基本上沒什么動力去拼命“雞娃”。因為就算你拼了命成為收入前10%的人,也未見得就比社會平均工資水平高多少。在這種情況下,“散養”可能是性價比最高的養育方式。

但如果收入前10%的人比社會平均工資高出100倍,你恐怕就不敢再“散養”了。

因此,社會收入差異越大,“雞娃”的家長比例通常越大,對“勤奮”的重視程度也越大。比如,在世界一個育兒觀念的調查中發現,中國90%的家長最重視的品質是“勤奮”(美國是65%),而“想象力”則排在相對比較低的優先級。而在瑞典,重視“勤奮”這個品質的只有10%的父母,而“想象力”則是父母看中的品質里排名最高的。

不過,社會貧富差距不是影響父母“雞娃”決策的唯一動力。如果社會貧富是完全由出身決定的,那父母也沒有動力去“雞娃”,因為出身就已經決定了收入差距,我吃飽了撐的花那個時間去“雞娃”做什么?

所以,父母“雞娃”的程度,還取決于“教育回報率”。

教育回報率越高,

父母越傾向于“雞娃”

教育回報率可以有很多種算法,但不管用什么口徑,核心的一點不變:高教育回報率,意味著學歷差別將造成較大的收入差別。

下面這張圖,是教育的回報和父母養育風格的關系。

從數據的回歸分析來看,低教育回報的國家,父母多采用“放任型”的養育風格,而高教育回報的國家,父母更偏向采用“權威型”和“專制型”的養育風格。

這其實也很容易理解,如果整體來說一個研究生畢業的人和一個高中畢業的人,收入差距不大,你為什么要花這么多時間去雞娃,非得讓他拿個碩士文憑呢?

總結起來就是:在社會收入差異巨大且教育回報高的國家,“雞娃”的父母比例會遠高于社會收入差異小且教育回報低的國家。

有了這個基礎的認知,我們可以來看一看中國近三四十年來的育兒決策和風格的變遷。

中國父母愛“雞娃”,

或許是符合經濟學原理的理性選擇

首先,看一下中國過去幾十年的社會收入差距(或者說貧富差距)的變化。下面這張圖是中國的基尼指數的變化趨勢圖(紅線是中國的趨勢曲線):

大家有沒有看到,80年代初(大概80-85年)的時候,中國的基尼指數最低。那時大家都在國企上班,吃大鍋飯,都沒什么錢,收入差異也小。

此外,那時的教育回報也低。還記得我們小時候流行一句話:研究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。

所以,80年代的大部分家庭都采用“散養”型。這是符合當時社會經濟環境的一種“性價比最高”的教育方式。

而90年代開始,中國一部分人先富起來,貧富差距逐浙擴大,且同期中國的教育回報相比80年代有了大幅上升。

美國的國家經濟研究所在2012年發表的一篇論文,提到了中國在1990年前的教育回報并不高,在1990年后開始顯著增加,論文里計算了中國1997年到2006年十年間的教育回報,發現多一年的教育,收入可能會差20%。

當然,我這里一定要強調,這是一個大數據的分析,并不適用于每個人,我不能保證你多讀兩年研究生,收入提高40%。

所以,現在的中國社會,處于一個收入差距巨大,且教育回報巨大的時代。

在這種情況下,父母竭盡全力地“雞娃”,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講,其實是父母依據生存本能,基于當前的社會經濟狀況做出的理性選擇。我們不去評判“雞娃”對或不對,只能用經濟學原來來解釋大部分家長做這個選擇的深層次原因。

其實,現在的父母比之前更“雞娃”絕不只是中國的現象。在歐美國家,過去幾十年里,社會貧富差距都有不同幅度的上升,教育回報率總體也在上升,所以“比父輩們更雞娃”其實是一個普遍現象。

1970年到2010年期間高等教育入學率和教育回報率的變化。

數據來自世界上193個國家。Psacharopoulos& Patrinos 2018. 藍色為教育回報率

過去三十年間,歐美各國的收入差異也在不斷擴大

雞娃本身,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。在全世界范圍內,隨著大部分國家的貧富差距的擴大和教育回報率的上升,過去幾十年里,家長在陪伴孩子和教育孩子上花的時間,大幅上升。比如,2012年美國父母陪娃的時間是1976年的3.5倍!

各發達國家父母陪娃時間,

左邊是媽媽陪娃時間統計,右邊是爸爸陪娃時間統計

回到“散養”模式只能是做夢

試想一下,如果在看電影的時候,第一排的人因為某種原因站了起來,又沒人強制他們坐下去,會發生什么?

顯然,第二排的人必須也要站起來才能看得見。這樣下去,第三排、第四排的人都要站起來……最后,整個劇場的人都必須站著才能看到電影了。

這種現象也可以解釋為什么那些本來想佛系育兒的父母,隨著孩子長大,不得不選擇雞娃。

因為坐在第一排的中產階級父母已經站起來,那么后面坐著的父母們也必須站起來,否則他們根本就看不到“電影”。為了適應當下的社會,那些原來打定主意佛系育兒的父母也只能改變育兒方式,加入雞娃大軍。

就像一個朋友說的:“這個同學報奧數,那個同學報鋼琴,你要是不為娃報點啥班都睡不著覺!”

而當大家都開始注重孩子的培養時,孩子們的素質和能力都會大幅提升。這就是為啥現在牛娃的平均水平遠高于從前。

一句話說得好,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。除非社會經濟結構發生重大變化,收入差距大幅縮小且教育回報變低,否則回到從前的“散養”模式只是做夢……

雖說“雞娃”是父母基于本能做出的符合經濟學原理的理性選擇,但雞娃也要講究方式方法,在正確的時間做正確的事。不科學的雞娃,只會拔苗助長,只會毀娃。

比如,讓孩子在三四歲時背乘法表,就是個很典型的例子。

就算孩子死記硬背了“五五二十五”,你問他“一斤桔子五塊錢,五斤是多少錢”,大部分孩子是答不出來的,因為邏輯思維的水平還沒成熟到這個地步。

所以,你花大量時間讓孩子這么小的時候背乘法表,除了能在親戚朋友面前表演之外,沒其他任何的好處。

要“雞娃”,科學的理念先行,才不至于把父母和娃都整殘。理念的改變,能讓娃愛上學習,有自驅力,這才是“雞娃”的正道。

育兒之路,道阻且長,希望所有父母和孩子都能找到合適自己的育兒方式。

你是雞娃派還是佛系派?你有什么感想呢?


版權歸成都名校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報料電話:18280222322  LB-cdmx

273   0

分享到:
下拉加載
2014年欧冠总进球排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