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名校 · 我的名校

校園之外沒有溫室,長大之后沒有兒戲

2019-05-02 來源: 成都名校客戶端-成都名校網

校園之外沒有溫室,長大之后沒有兒戲。外面的世界,不會輕易原諒那些無法無天的孩子!

與其等待孩子將來被社會敲打得頭破血流,不如從小教孩子有所敬畏,敬畏生命,敬畏尊長,敬畏規則。

1

之前,一則學生和老師互扇耳光的視頻驚爆網絡。今天99%的老師是不敢打學生的。

老師打了學生,哪怕很輕微,有些不明事理的家長特別是爺爺奶奶就會找到學校、教育局,要求老師賠禮、賠償,老師輕則顏面無存,身敗名裂,重則開除教職,丟掉飯碗。

老師在“一朝被蛇咬”后,對調皮搗蛋的孩子只好不聞不問,惹不起,還躲不起嗎?

在學校,老師不敢管。在家里,家長則舍不得管!有人曾問李雙江打孩子嗎?李雙江說:“不打,舍不得,有時真想打,但不能打,勸說,我們嚇唬一下。

還沒有打,自己的眼淚先掉下來了……”很多家長都是這種心態,偶爾因孩子頑劣發了回火,過后還懺悔不已。

父母管教孩子,老師管教學生,自古以來天經地義,初會學話的小兒都會念“養不教,父之過;教不嚴,師之惰”。可是現在,父母不愿教,老師不敢嚴,父子關系、師生關系徹底扭曲。

每家每戶都是“小皇帝”“小公主”,自出生就三代六口圍著轉,家長舍不得打、舍不得罵,老師在批評孩子時瞻前顧后、縮手縮腳。

其結果,很多孩子蹬鼻子上臉,脾氣越來越大,任你怎么給他講道理都不管用。那些問題孩子更加驕橫跋扈,我行我素,自毀前程。李雙江的兒子李天一,就因涉嫌輪奸被判刑10年。

復旦大學錢文忠教授做過一次演講,題目叫《教育,請別再以愛的名義對孩子讓步》,其中有一段話我很認同:

我們教育的主體思路是對孩子不停地讓步,給孩子更多的快樂,給孩子更多的游戲時間。天底下哪有這樣的教育?

孩子畢竟不是成年人,孩子還必須管教、必須懲戒。我們要告訴孩子,犯了錯誤要付出代價。

如果在全社會形成對孩子讓步的氛圍,以后的孩子是很可怕的,我們的未來是很可怕的,這樣教育出來的孩子是接不住中國未來發展的重擔的……

2

去年《歡樂頌》熱播,劇中懂事暖心的小安迪圈粉無數。小安迪就是劉濤的女兒王紫嫣出演的,7歲的小姑娘已經很會照顧弟弟。劉濤曾驕傲地說,一雙兒女都挺懂事。

有一次上《金星脫口秀》,金星問劉濤的教育秘訣。

劉濤說:女孩子從小要懂規矩,不能過于隨意隨性,“對孩子不能一味遷就,孩子必須要有一個能夠管得住他的人”。

說得真好!孩子必須要有一個能夠管得住他的人!然而,現在很多孩子天王老子都管不住,更別說爸爸媽媽、爺爺奶奶。

過去,遇到孩子不聽話,家長會寄希望于學校。他們說:“等到了學校就好了,自然會有老師管著他!”把孩子交到老師手里時,還不忘再三叮囑:“不聽話,你就打!”

我們那小時候,孩子幾乎都是怕老師的,再不怕父母的孩子,對老師還是有些敬畏的。

人應該有敬畏之心。一個人有了敬畏之心,才能自覺約束自我,不做出格越軌之事。古語說:“凡善怕者,心身有所正,言有所規,糾有所止,偶有逾矩,安不出大格”。所以有“舉頭三尺有神明”的故事。

幾十年過去了,現在的孩子連老師也不怕了。不但不怕老師,還辱罵老師、惡搞老師,甚至像文章開頭這位男生那樣打老師。

曾有一個視頻,兩名高中男生圍毆老師,還對著鏡頭嘶吼:“我是學生,你們能把我怎樣?”

這就是被全社會寵得無法無天的中國未來!

3

只是,校園之外沒有溫室,長大之后沒有兒戲。外面的世界,不會輕易原諒那些無法無天的孩子!

記得這則新聞嗎?一個熊孩子拿水往親戚的鋼琴鍵上倒,孩子爹媽以“哎呀,小孩子不懂事”推脫,還反說“好心幫忙洗琴”。親戚不好發火,于是笑瞇瞇夸熊孩子干得好——后來熊孩子再接再厲,在商場用可樂“洗”了一架60多萬的進口鋼琴,被索賠19.8萬折舊費。

你舍不得教育孩子,社會會狠狠地教育他!

深圳有一個學生,喜歡鉆研奧數,卻走路慢慢吞吞總愛遲到,同學給他起了個雅號叫“奧特慢”。后來他被父母送到英國念高中。有一次回國,他給我們講了個經歷——他假期去一家華人開的中餐廳打工,結果第一天上班就遲到了五分鐘,被解雇了。他沒有想到,第一次因為遲到所受到的嚴厲懲罰,竟是丟了飯碗。

而最令他醍醐灌頂的,是那個華人老板的最后忠告:“小伙子,如果我不解雇你,你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殘酷!”

在中國式教育的嬌寵之下,讓學生罰站也如走鋼絲,遲到自然可以逍遙法外。但多年以后,因一種積習所引發的重創,這該是多么痛的領悟啊!

4

與其等待孩子將來被社會敲打得頭破血流,不如從小教孩子有所敬畏,敬畏生命,敬畏尊長,敬畏規則。

舊時中國,家有家規。家規會刻在戒尺上,子弟一旦違反,戒尺伺候。古人懂得,無規矩不成方圓,立規矩須有懲戒。沒有懲戒,規矩形同虛設。

現在很多家長會和不聽話的孩子“約法三章”,但堅持不了幾天,孩子就反悔。究其因由,多是因為只有胡蘿卜,沒有大棒。通過合理的懲罰讓孩子從抱有敬畏之心,才不會無視家規國法,公序良俗。

著名教育家馬卡連科說:“沒有懲罰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。”

最近幾十年,國人通過各種渠道學習了西方先進開明的民主教育理念,注意到了對孩子們身心的保護,將中國傳統的私塾教育的“戒尺”輕易扔掉,卻沒有學到西方對問題學生的懲治手段和法律法規,導致教育用“一條腿”走路,自然容易變得畸形。

只用表揚和哄去教育孩子,期望單純用感化去教育問題學生,只是“雞湯大師們”的一廂情愿。

教育必須有相應的懲戒制度,這也是世界各國的普遍做法:

幾乎所有的美國學校都有禁閉室,學校有權將違紀學生停課、關禁閉、周六返校禁閉、開除直至送少年懲戒學校。

韓國有《大韓民國教育處罰法》,包括允許使用長度不超過100厘米、厚度不超過1厘米的戒尺打男女學生的小腿。

英國《2006年教育與督學法》規定,教師有懲罰不規矩學生的法定權利,包括:罰寫作文、周末禁閉、校長懲戒、停學。體罰包括允許打手心,每雙手不超過三次,允許鞭打男生的臀部不超過六下……

5

我們當然不提倡恢復體罰制度。

但是,如果只維護孩子的權利,而不強調他們的責任,如果孩子可以隨意挑戰秩序而沒有任何懲戒,家長和老師只能說服,只能作所謂的“思想工作”,那這種教育制度是不是有效的?

沒有懲罰的教育,是一種虛弱的教育、脆弱的教育,是一種隔靴搔癢的教育、不負責任的教育。

溺子如弒子。孩子不能在蜜糖和贊美中長大,適宜的批評有百利而無一害。孩子如同樹苗,如不及時修枝剪杈,極易長成“歪脖子樹”。

家長不僅要自己嚴格教子,還應和老師形成統一戰線,同心同德,形成合力。絕大部分老師是為了孩子好,批評是“愛之深、責之切”。只要批評得對,家長就應該支持老師。

很多人長大后對老師充滿感激,就是因為老師及時給出批評,“懸崖勒馬”,避免了更嚴重的后果。更有意思的是,很多老師感慨,畢業后真正感恩老師者,往往是那些受批評多的學生。

嚴父出孝子,慈母多敗兒。

別把孩子當成摸不得、碰不得的稀有動物。越是稀有物種,生命力越弱。


版權歸成都名校所有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
報料電話:18280222322  LB-cdmx

1011   0

分享到:
下拉加載
2014年欧冠总进球排名